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 | English | 中国科学院
首 页 概 况 机构设置 研究队伍 研究中心 国际交流 院地合作 研究生培养 创新文化 相关研究所
 

 
新闻动态
现在位置:首页>新闻动态>综合新闻
求职火拼逼强研究生求生欲学生:能考的证都考了
发表日期: 2018-11-05 来源: {随机主关键词}
打印本页 字号: 关闭

  又是一年秋招季,求职大作战已拉开序幕。

  自2010年至2017年的结业生人数以2%~5%逐年增加,今年天下高校结业生升至820万人,创近10年结业生人数新高。虽说2019年应届结业生总人数尚不明确,可以确定的是,求职的压力并不轻。

  面临几百万的求职雄师,即即是手握硕士学位,身处或即将迈入求职这场拼杀中的研究生也不淡定了——考证、辅修、培训,起劲以种种砝码加持,可以说,“求生欲已经很强了”。

  证件就像底牌,考得手才放心

  眼下,北京市中小学西席资格笔试在即,北京某高校化工专业研二学生李涛所在的实验室,8人中有4人正在为此备战。“多考一个证,万一以后从事西席行业呢。”李涛说。

  李涛还报考了注册化工工程师的基础考试,实验室中的8人中仅1人没有报考。而谈到10月尾的注册化工工程师基础考试时,李涛也不太清晰这个证能带给自己什么,“各人现在是能考的证都考了,和大四时的心理有点像。”

  “万一”“可能”“没想过”是受访研究生口中泛起频率较高的词儿。好比研究生徐茂最初也没想过自己也要去考西席资格证。上网时无意看到有人推荐,就去相识,“既然什么专业都能考西席资格证,考了就可以考西席体例,就报名了。以后当先生也是可以生活的”。

  现在研三的徐茂已经把西席资格证拿得手了,但面临秋招中的职业选择,他还没想好未来事实要做什么。徐茂只是以为,西席资格证就是手里一张可用的牌,“以后万一真的有合适的地方要招先生,没有这个证就连敲门砖都没有”。

  考证,险些是研究生的一种“标配”,以至有人讥讽说,“没几个证在手,都欠好意思说自己读过研”。而拿得手的证件则成了“有可能”的加分项。在徐茂看来,“除了少少数学生,大部门人都没有太想好。许多人都不知道适合自己做的事是什么,自己应该干什么,许多人也没想过自己喜欢干什么吧。(考证)不能说是同流合污,而是多给自己找找时机。”

  为此,除了与所学专业相关的证,与所学专业关联不大的证也有不少人去拼上一把。徐茂另有好几个同砚报考了二级制作师的考试,“理论上是学土木修建的人才去考的,但许多人考到这个证后就可以挂到企业里挣钱,以是很多多少学生去考了,有学情况的、学电气的、学化工的……”

  记者从北京教育考试院获悉,2018年上半年全市共有41461人报考西席资格笔试,与去年的28525人相比,增加12936人,增幅46%;2018年上半年天下翻译专业资格(水平)口笔译考试共有10.24万余人报名,同比增加30.7%,其中,笔译报名91085人,同比增加36.5%。除了西席资格证、笔译资格证、口译资格证,另有心理咨询师资格证、二级制作师证等证书都是研究生的热门选择。

  有时,听到同砚报考了自己没考过的证,李涛就都想去试试。

  辅修+培训,助攻技术提升

  为迎接就业,除考证,辅修、培训也是研究生们用来提升技术、“打怪升级”的主要渠道。

  新闻专业研二学生魏??髡庋?谟直??说缡臃较虻母ㄐ匏??弧T缭诒究颇蠲朗踝ㄒ凳保??鸵丫?ㄐ蘖艘桓鲇⒂锏乃??弧:峥缑朗酢⒂⒂铩⑿挛拧⒌缡?个专业,有人问她,“你到底想干吗?”

  与徐茂差别,魏??骺瓷先ァ扒Щ匕僮?钡淖ㄒ笛≡癖澈螅??约旱闹耙倒婊?潜冉锨逦?摹K?担?究频淖ㄒ岛退??欢疾皇亲灾餮≡竦模?蚣页ぐ锩?霾撸?蚱扔谛问疲??搅搜芯可?诩洳畔露ň鲂囊?邮滦挛糯?シ较颍?安还苁谴?车奈淖直嗉?⒓钦撸?故腔チ??嗉?⒆悦教迦耍?拖胪?夥矫娣⒄埂薄?/p>

  而单纯的专业学习已不能知足魏??鞯姆⒄剐枨蟆!叭绻?乙院笞黾钦叩幕埃?衷诙家?蠹钦呷?埽?馕淖植恍校?鹇胧悠的愕没峒舭桑坑跋裼镅浴⒕低酚镅阅愕弥?腊桑炕?饕材芸福??蛹艏?⒑笃谝材茏觥!苯鲅?挛抛ㄒ凳遣还坏模??阊≡窀ㄐ薜缡臃较虻淖ㄒ道础按蚋ㄖ?薄?/p>

  虽说是研究生,但真正接下来继续攻读博士学位的学生偏少,直接奔职场去的多。未来职场的需求,便成了他们武装自己的需求。有些学校不利便知足的,好比说盘算机编程,研二学生梁青便转身投向了校外培训班。

  梁青记得上盘算机培训班时,每周六、日上两三个小时的课,课程连续一个学期。“每堂课上课人数稳固在20人左右,都是在校的大学生或研究生。”

  盲目备战or理智出击

  奔忙于眼花缭乱的证件考试、五花八门的培训、跨专业的辅修……研究生的一样平常“求生”方式可以说多种多样。然而在这些看似富厚、忙碌的起劲背后,记者能感受到他们的渺茫与焦虑。

  “考这么多证也证实学生对自己现在所学专业的认知是不够明晰的。这个专业以后到底能做什么事?学生没有预知。以是在自己没有很大掌握的情形下用多考证来增添时机。”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在接受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现。

  然而对自己职业生长偏向的认知是一个系统工程。储朝晖以为,从幼儿园最先,家长就应给孩子些自由的空间让孩子玩自己的游戏。小学、中学都应该有孩子可自主支配的时间和空间,让他去做自己喜欢的事。这样的话,到了大学,他的优势、潜能以及未来生长偏向就比力明晰了。“但我们现在的教育系统并没有很好地做到这些”。

  在储朝晖看来,到了研究生这一阶段,再让学校重塑学生的职业观为时已晚。“在这种情形下,研究生教育要做的一个事情就是让学生熟悉自己,熟悉自己的优势潜能在哪儿,同时也熟悉、相识社会的需要,然后让两者联合起来,找到这样一个偏向去确定自己怎么去找事情,去确定自己人生的职业生涯计划”。

  “只有自己亲自实践后才会发现这件事我是否能做,能否做好。若是我能做,能做好,做了以后有努力的反馈,这对自己也是个激励。同时在实践历程中积累的资源和履历,对学生以后的就业都是很是主要的。”储朝晖说。

 

   评 论
版权所有:中国科学院北京生命科学研究院
地址:中国.北京市朝阳区北辰西路1号院5号 邮编:100101
© 吉ICP备126103号-5